河南11选5走势图

總票房破600億 電影市場在陣痛中尋找提升空間

  在剛剛過去不久的跨年夜,國家電影局發布數據,2018年全國電影總票房609.76億元,同比增長9.06%,其中國產影片票房378.97億元,同比增長25.89%,占比超過六成;全國新增銀幕9303塊,總數達到60079塊,位居世界首位,城市院線觀影人數更達到17.16億人次,同比增長5.93%。喜人的數字,說明中國電影市場已經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階段。

  雖然票房總數邁過600億大關,但不可忽視的是,與此同時,人均觀影人次卻在全球票房前十名中排名倒數第一,幾乎只有北美的三分之一和韓國的四分之一。以這樣的形勢來說,中國電影市場的紅利期過去以后,下沉基本停滯,增速放緩將是不可避免的趨勢。而隨著視頻網站等新興觀影模式的沖擊,即使中國電影市場發展的空間基數仍在,但是在既有模式下,未來的提升空間已經明顯不足。

  電影行業迎來新一輪發展更新

  在2018年的年度票房榜單中,前四名分別是《紅海行動》《唐人街探案》《我不是藥神》和《西虹市首富》,在國產片的力壓之下,橫掃全球票房的大片《復仇者聯盟3》只能屈居第五。除此之外,票房排名前十的影片中,則只有《毒液》《侏羅紀世界2》和年末上映的《海王》,相較往年數據顯示,國產電影的占比及優勢地位正在逐漸加強。

  北京大學青年電影學者劉璐對《工人日報》記者表示,不論是從類型的多樣化還是國產電影的工業水平,亦或是對現實的表現和批判力度上來說,在本土市場上,國產電影能夠有底氣與好萊塢一較高下。可謂是多年來票房的增量變化之外,走向質變之路的顯著標志。

  除此之外,最令從業者感到振奮的是,新人導演一飛沖天:文牧野首執導筒即依靠《我不是藥神》驚艷中國影壇;黃渤、劉若英繼續“演而優則導”的傳統,用《后來的我們》《一出好戲》相繼交出亮眼答卷;韓延、饒曉志則通過《動物世界》《無名之輩》實現了口碑和票房的雙贏。據記者發現,新人導演層出之際,壞猴子影視、真樂道文化、北京文化等新興電影企業身影頻頻浮現,互聯網影視企業騰訊和阿里影業也頻頻發力,正在塑造著電影產業的新面貌。與青年導演崛起一樣的是,新興的影視公司也正在成為中國電影行業的后繼力量。

  行業觀察者指出,常常淪為“中國特供”或“找中國演員打醬油”的中外合拍片,在2018年有了新的發展。在北美,中美合拍片《巨齒鯊》首周票房甚至達到了明星巨制《碟中諜6》的兩倍。而騰訊影業作為好萊塢大片《毒液》的三大出品方之一,不但取得了可觀收益,在即將上映的電影《大黃蜂》中,也將繼續合作模式,在全球產業鏈的上中下游均進行深度的參與。

  在2019年即將上映的電影中,不但有私人家庭紀錄片《四個春天》的亮相,也有國產新類型,科幻片《流浪地球》搶占檔期,而關注少數民族群體生活的影片《阿拉姜色》《清水里的刀子》進入檔期,更顯示出多元觀影層次的逐漸浮現。

  中國電影已經“茁壯”到觸及“天花板”了嗎?

  “其實早在前幾年,中國電影票房就已經進入到了增長的極限區間,兩個關鍵領域已然觸頂。一個是今年高達500+的數字所代表的影片數量;而緊隨其后,第二個跑不動了的,是大為飽和的院線產能。”在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孫佳山看來,中國電影票房急速增長的過程,也極為微妙地并肩于國內房地產的爆發。

  據統計,2012~2017年國內新建了近6500家影院,這些影院的建設基本“下沉”到了縣鎮級,而隨著商業地產向三四線城市的滲透和下沉,影院數量、屏幕數量都已經膨脹到了頂點。隨著“小鎮影院”的高速擴充,中國電影市場的增量份額難免被大幅稀釋。

  事實上,早在2017年,時任中國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副局長張宏森就曾表示:中國的影視公司有14389家,數量之多,全球罕見。在這些影視公司中,上市公司僅有69家,盈利的公司不會超過200家,超過10000家公司自成立后沒有運作過一部正規的作品。而與之相關的是,據去年年底舉行的首屆文娛大會統計,雖然2018年全年上映電影數量達到史上之最,全年共上線500部,但截至11月,年度影院的平均上座率、單銀幕產出、單座收益、場均人次、場均收益等數據均創2014年以來最低值,平均上座率不足12.5%,已上映電影過七成票房不足1500萬元。

  “電影、電視劇、網劇、網絡電影四大板塊,全部加起來,不超過3000家公司就能滿足全部市場,就算將這一數值翻一倍,影視行業內仍有一半的公司無作品發行。”據影投人馬思遙觀察,不管是監管層還是行業內都普遍認為:中國影視公司已經飽和,很多影視公司將被淘汰。

  對此,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也曾指出:資本撤離市場將導致很多影視公司項目的融資出現困難,在未來的一兩年時間里,可能會有幾千家影視公司要倒閉。同時,萬達電影總裁曾茂軍則表示:萬達電影未來的發展就是要降低對單一內容的依賴性,以創造多點營收的局面。“蛋糕放在面前,也并不是誰都能吃到的。”在馬思遙看來,監管部門想方設法促進市場發展,引導行業良性發展。經過大量影視從業者的奮斗和堅守,目前的市場規模,已經足夠很多影視公司的生存和發展。腳下的選擇,正在成為電影從業者們去留存亡的未來所在。

  專業化建設仍非一朝一夕

  “其實影視行業相對而言是一個較為封閉的行業,并非外界所認為的低門檻行業。市場人才的供給一直是相對固定的,專業學校畢業的、劇組實踐出來的、自學成才的。但由于電影市場前幾年突然性的擴大,導致市場出現了很大的缺口。這個時候,非專業的人才和熱錢一同涌入了。”與資深影視媒體人龐宏波的觀點相映成趣的是于2018年的最后一天上映,并在2019年元旦檔期陷入巨大輿論風暴的文藝電影《地球最后的夜晚》。

  在片方“一吻跨年”的宣傳造勢下,影片預售票房過億,創造了國產文藝片預售票房的新紀錄,首映日的票房更是突破了兩億元。然而從上映第二天開始,影片的票房和口碑都經歷了斷崖式的下跌,排片量也從首映日的34%驟降到了第二天的13%、第三天的7%。影片的市場表現甚至連累了出品方華策影業,1月3日,華策的股票跌停,市值蒸發了20個億。

  “與600億元票房相對的,是不斷刷新下限的爛片,和藝術性、創造性的乏善可陳。2012年以來,中國電影的類型片和商業營銷都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但除了《白日焰火》獲得柏林電影節金熊獎之外,國產電影在世界A級電影節上幾乎顆粒無收,藝術電影人才也出現了嚴重的斷層。因此,畢贛的出現,讓影壇仿佛看到了中國藝術電影的未來之光。”原本預算400萬元的藝術電影,由于在金馬“創投”環節大熱而被追加到2000萬元,而開機后由于超支嚴重,實際成本更達到5000萬元。

  根據電影記者馬戎戎的評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的慘劇,恰好是電影行業浮躁表象的一個剖面,一個只想完成個人表達的文藝青年,被資本“捧殺”后不得不承載超出他實際能力的欲望和期待。按照5000萬元的成本計算,影片票房必須超過1.5億元才能收回投資,這就導致營銷團隊不得不最大程度地拓展受眾面。

  “2019年新年夜,抱著看商業愛情片的心態看到了一部無法理解的藝術片。”在大多數被“精準營銷”所誤導的觀眾看來,預期和所看到的影片大相徑庭,極大地影響了個人創作與市場收益之間的良性互動。惟能希望的是,《地球最后的夜晚》所代表的藝術片與資本、營銷之間多方錯位的“誤解”可以作為前車之鑒,為中國影市開啟更多的可能。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河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