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1选5走势图

愛她,就給她獻一首詩

? ? 1818年8月的某一天,坐在山巔枯老了的櫟樹陰影中的法國詩人拉馬丁,看著西下的夕陽,心里忽然充滿了無比的愁悶。他的眼前是茫茫無際的平曠的原野,更有波濤洶涌的河流蜿蜒著沖破濃重的陰霾,陪伴著那河流的,是沉沉如睡的平靜的湖水和黃昏最后閃耀的翎羽。他憂傷的心里,滿是一個已經消逝在地平線后面的美麗形影——那是他鐘情的意中人,卻被上帝早早邀請去了的,就如但丁的貝阿特麗采一般。在那個特殊的黃昏的觸發下,拉馬丁詩思泉涌,寫下了他的名篇《孤獨》。“孤獨”的拉馬丁,對于柔媚的景色“無動于衷”,“沒有美感,也沒有激情”,他開始學會了“漠視著這周而復始的飛光,并不覬覦那未來的人生”。而這首詩中的“只因少了一個人,一切變得荒涼凄清”,更憑借深沉的哀悼,成為法國家喻戶曉的名句。正因為這首詩,那個名叫艾爾維爾的女子從此獲得了不朽。

1830年8月,萊蒙托夫和蘇什科娃同一些年輕朋友們去托洛伊采-塞爾基耶夫修道院徒步旅行。他們在酒店換去了滿是塵土的衣服,洗過臉后,便到修道院去祈禱。在大門臺階上,他們遇到了一個討飯的瞎子。在聽過他被年輕而好玩的人戲弄的經歷后,萊蒙托夫沒有和其他人一起吃飯,就在眾人的吵鬧聲中,寫完了《乞丐》這首詩,然后坐在留給他的椅子上,面對著蘇什科娃,把他剛剛用鉛筆寫成的詩獻給了她:“我也似這樣乞求你的愛,滿懷惆悵,淚流滿面,我的那些美好的情感,像這樣永遠為你所騙。”蘇什科娃在她的回憶錄中記載了這件事情,作為對早逝的詩人的深痛懷念,而她的名字,也因為這首詩而得以永恒。
1833年,維克多·雨果與朱利葉·杜葳小姐相識,雨果對她一見鐘情,并且永遠愛她。1835年1月,雨果寫了一首《既然我把我的唇……》的詩作獻給了他心愛的這個女子。1852年8月,雨果到葉爾塞島附近的塞克島去游覽,回到葉爾塞島后,他將他在塞克島上寫的一首《我為你在山崗上摘取了這朵花》和他在那兒采摘的一朵銀蓮花,送給了朱利葉·杜葳。雨果說謫居異域的他,就是那朵“顏色慘淡,花瓣沒有芳香”的小花,他希望葬身在她的心里,在她“跳動著整個世界”的懷抱里得到安慰和歸宿。朱利葉·杜葳鄭重地接過這首詩,幾行詩句吟誦出來,便已是熱淚盈眶。
西班牙詩人克維多曾對世人提出這樣的忠告:
你們化為塵埃,然而要有情感,
你們變成塵埃,但是仍要愛戀。
克維多指出,無論你的地位如何卑賤,你的生活如何不幸,你都應該保有情感,你必須帶著情感行走,這樣才會有人之為人的尊嚴和價值。而所有的情感中,最可珍貴的,就是彼此的愛戀。
愛情,是人類永恒的主題,也是無數詩人歌詠的對象。正是那些抒發愛情的名詩的存在與留傳,使許多被愛對象的名字得以傳揚。艾爾維爾、蘇什科娃、朱利葉·杜葳,她們雖然隨風而逝,但銘刻在詩歌鑄就的美麗宮殿中的形影,卻仍然青春永葆,萬古長青,流瀉著醉人的芬芳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們每每想起。
密茨凱維奇,想到聶門河,想到的是他的初戀,“那里,洛拉解散了柔軟的發辮,驚奇而得意地向水中的影子凝視”;愛明內斯庫在風吹白楊蕭蕭作響的夜里,升起的,也是對心愛的姑娘的眷念之情,“假如白楊樹在夜里面,重新敲打我的窗戶,那只是為了,使我再度地回想起你”。而拜倫筆下穿著黑色喪服的美麗的威莫特·霍頓夫人,更是“走在美的光彩中”,一直展現著她的“儀容”和“秋波”;歌德更是寫到克里斯蒂阿涅·烏爾皮烏斯的嘴唇、兩頰、眼瞼、手足,只因為“她的睡態使我這樣喜愛,我沒有勇氣去把她喚醒”。能夠被人深情地愛著的人,是幸福的;能夠被深情地愛著的人獻一首詩歌的人,更是幸福的;能夠因為這樣的詩歌而獲得不朽的人,那就是命運的嬌兒了。難怪古希臘女詩人薩福用充滿鄙夷的語氣諷刺一位富有而沒有知識的婦人說“你將永遠地長眠,沒有人記得你是誰,因為你從沒有在繆斯的樹上摘過玫瑰”。雖然家財萬貫,珠光寶氣,綾羅綢緞,美味珍饈,奴仆如云,但你沒有接觸過詩歌,也沒有人將詩歌呈獻在你的面前,那么,你還是活得毫無價值。
許多的愛情詩都有著它的“本事”——不是詩人憑空虛構的幻象,不是詩人臆造編排的童話。詩人愛上一個人了,就把她寫進詩里,包括對她的熱愛、思念和懷戀,包括面對她時的患得患失、惆悵憂傷、喜悅興奮。因為這些情感是共通的,是作為人類共同的體驗和向往,所以,詩歌就成為經典,而作者獨到的人生經歷便可喚起讀者的共鳴。這就是文學的典型意義所在。典型的詩歌代表著典型的情感,同時也代表著典型的表達方式——愛她,就給她獻一首詩。
1819年,在彼得堡圖書館館長奧列寧家里,普希金第一次見到了凱恩。1825年6月凱恩到普希金流放地附近的三山村奧西波娃家中消夏,普希金與她再度相遇,立刻成了好友,并且對她產生了熱烈的愛情。7月凱恩臨行前,普希金寫了一首詩,將它獻給凱恩。這就是有名的《致凱恩》:
我記得那奇妙的瞬間,
你出現在我的面前,
好像一閃即逝的幻影,
好像純潔之美的精靈。
……
同樣的故事,還發生在葉芝的身上,葉芝對于茅德·岡一見鐘情,而且一往情深,葉芝這樣描寫過他第一次見到茅德·岡的情形:“她佇立窗畔,身旁盛開著一大團蘋果花;她光彩奪目,仿佛自身就是灑滿了陽光的花瓣。”但葉芝一再的追求,卻遭到茅德·岡的一再拒絕。痛苦不堪的葉芝,于1893年寫下了那首有名的《當你老了》:
多少人愛你年輕歡暢的時候,
愛慕你的美麗,假意和真心,
只有一個人愛你那朝圣的靈魂,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的痛苦的皺紋……
但他的這種表達注定還是會落空的。失意的詩人書寫的絕望的詩句仍然讓一個女性的名字在沉沉如夜的歷史時光中熠熠生輝。
我們閱讀那些愛情的詩歌,往往會被感動,就在于我們都渴望愛情并且許多人都曾擁有過愛情。我們失去過,也獲得過;無望過,希望過,也幸福過。在面對愛情的時候,大部分的情感流程是相似的,情感體驗也是相似的,這就是那些經典能喚起我們共鳴的原因所在。但往往許多人卻缺乏一顆敏感而善于體會的心,更莫說擁有那種嫻熟的、深情的、高超的表達能力了。詩人的存在,卻讓我們找到了自己,也學會了向內窺視自己的心靈,自己的愛情。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詩人,但并不妨礙眾多的人在遭遇愛情的時候迸發出詩意的火花。所以,屢屢看到那些稚嫩的表白,那些青澀的吐露,首先生出的就是感動:最好的愛的呈獻,就是一首詩。它證明著你的青春,你的權力,你的美好,你的深情,你的尊嚴。
在一個大多數人的腦袋被金錢主宰了的時代,愛情,也早已被庸俗化、功利化了,“人間的歡唱昨天啞然”的局面,讓愛情往往變成了物質的交換。于是,想起一個不會寫詩的人用一生寫詩的故事:他愛他的妻子,他經常會給妻子“寫詩”,在他朗誦詩歌的過程中,他的妻子滿足著,也幸福著;等到妻子臨終的時候,她忽然艱難地對他說:“我要你自己給我寫一首詩,而不是念誦別人的詩。”他低下頭,拉著妻子的手,極為困難地作了一首詩——一生唯一的一首詩,把它獻給了妻子。借那首詩團成的云彩,把妻子送上了美麗的天國。世間最美的禮物,莫過于此。
那么什么是詩?西班牙詩人貝克爾是這樣回答他的戀人的:
“什么是詩?”你這樣問我
并向我的眼睛注入蔚藍的秋波;
“什么是詩?”這是我要回答的問題。
“詩嘛,詩……就是你!”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河南11选5走势图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jdb财神捕鱼为什么打不死鱼 恒大直播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蝌蚪娱乐国产 美人捕鱼漏洞刷分 双色球幸运号码彩乐乐 想赚钱多就要把业务水平提高 四川时时在线投注 足彩当理财可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