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1选5走势图

先妣事略

  先妣王氏,諱學蘭,世居靖遠營防村,乃邑望族王榮太翁之幼女,生于公元一九四〇年歲次庚辰五月十二日。甫一歲抱養高門,建明太翁以女撫之。幼韶淑,能博父母歡,見愛于親。十歲即下地蒔草,佐理家務。鼎新后入夜校掃盲學習,粗識文墨,以記憶驚人,熟記一隊人名,當選村婦女干部,至北灣、蔣灘、中堡諸地交流經驗,嘗選為縣代表,參加縣上會議,其發言經人領讀一二,即默記于心,照本宣科,依然有序,嘗主持社隊食堂,干部小灶多年。春酸夏苦飲唯節,秋辣冬咸食以時。會張弛于豫瑕,宴四季而咸宜。年十八結縭家父尚貴公,二十生長女林玉,二十有三生長子財庭,遂棄職回家,相夫教子。其后,又生三子、二女。七個兒女,兩位老人,唯家父一人生產勞動,奔波于外,家中生計全賴先妣經營。嘗日耕于野,夜績于戶,紡線、織布、縫補、漿洗、做飯、喂奶,保抱提攜,挪濕就干,夏驅蚊蠅,冬掖被子,解衣衣人,推食食人。某物可充饑,某菜能當糧,屑麥糜稷,一麻一豆咸當其用。凡不適口,則搏而取其韌者,調以鹽料為烹,費約而制良,恒節約其余,粗細調劑,菜糧搭配,故家境怡然不覺其貧瘠。

  丙申(1956年)夏,太孺人以疾故,病癱床上,飲食水火俱不能自理,先妣日相左右,且躬井灶,雖日旰不食而奉姑之養未嘗不得肥甘也。或嚴寒而太孺人起旋于夜中,先妣必躬左右,之欬必問,省定必撫,凡八年如一日也。太夫人年六十有五,于一九六七年卒。其后,每憶起,先妣輒嘆昔日困苦,照顧不周,常自責而嘆惋。

  先妣性既慈孝,而處居尤有恩意,鄰之貧病呻楚而號寒者,先妣不惟資之以藥,且饋粟贈衲,必不聽其顛頓餒困于其目中。仁哉母也。先妣雖讀書甚少,然明達世事,是非分明。里人有小農意識者,欺余家孩子多,勞力少,分糧分菜輒以秕差。某年,分大豆,竟少十斤,先妣當街驗之以秤,質責人有大小,嘴無大小,執事者啞然以補。自此,人刮目而不敢輕。雖然先妣以恩覆余兄弟,然有過輒費假借。嘗言童子不能以慧鈍決所成,但觀立志,觀志即在其所羨者,若見衣食而慕,其成就終當恒人矣。嘗謂跟好人,學好義,與人為善,與己方便。善如春草,不見其長,日有所長;惡似磨石,不見其損,日有所損。勸勉余等慎交游、勤耕讀,篤根本、去浮華,走端行正,揚善改過。余嘗持此語告子弟,俾知余生平得力于先妣之訓者為多。

  辛已夏,余以業晉靖遠縣副縣長,母欣欣而憂戚于色,輒勸曰:公家的事要好好干。親戚朋友之事能幫就幫,不能幫則以好言相勸,勿使性與人。蓋憂余驕大忘本,遺臭鄉黨,憂邑人戳脊梁骨也。余諾然承命,母始欣然。以是余任職故里數年,鄉人親朋頗多理解。余兄弟姊妹友愛和睦,宜室宜家,各有所成。姐林玉適河靖路永棟;余供職白銀日報社,妻王萍燕,靖遠縣物價局退休;二弟茂庭,靖遠縣第五中學教師,妻賈玉葉,勤儉持家;三弟鑫庭,靖遠縣水務局副局長,妻李彬,水務局干部;四弟發庭,靖遠縣交通局工作,妻張文霞,靖遠縣房產局工作;妹翠林,蘭州市工商局工作,適安寧區食品藥品稽查局局長肖學治;小妹俊林,靖遠縣住建局工作,適靖遠縣醫院骨科主任房居穎。得內外孫十八人,男七,女十一,大學者十有三人,且喜得曾孫男一女七,四世濟濟,一門向榮,方謂福壽萊衣,頤養天年,不幸乙未八月,家姊突發心梗棄世,先妣傷心過度,悲痛難耐,一病不起,往返縣醫院、蘭州、白銀多次醫療。次年五月又氨中毒。先是醫言,氨毒復雜或將不治,余驚悸號慟不知所為。既而自念先妣生有隱德,族弟某者,生未彌月,慈母見背,適先妣哺育二弟,乃分一乳育某,至斷奶方止;又太孺人病痛八年,賴先妣之力怡樂有年,以此二事或可請于天乎?而疾果不見,醫言卒無驗。丙申秋,先妣蘭州出院,迎養于署,因孫之蘭幼讀,妻往接送,乃聘保姆照顧,月余,先妣堅辭,以農民之家,粗米大飯,自做自吃,即熟即食,毋勞破費。余固請之,而母意尤決。其時,女兒微信:曾子云“孝有三,大孝尊親,其次弗辱,其下能養。”余無奈,因不再持此見。自是,父母悅之,把鍋抹灶,三餐爭相,四世同堂,篤慶錫光。余亦歡然。其后,先妣竟能自理,洗漱,吃飯外,常行走廳間鍛煉。天氣好時,父親推出戶外走走,余兄妹亦安心工作。丙申冬至,余黨校學習回來較早,張羅包餃子。先妣聞訊,欣然洗手和面,余煮蘿卜、切肉,父親搟面皮,你搟我包,和和樂樂,不大一會,六十多枚餃子已然包成,下鍋煮食,居然大美。除我們三人食用外,給加班侄子檸檸留二十一枚,晚上回來煮而食之,檸盛贊美極。俗語云:“冬至不端餃子碗,凍掉耳朵沒人管。”冬至餃子,順心順意。告之與妻,妻呵呵“原來你啥都會!”

  丁酉十月,敏感節點復至,擔心、糾結之日,唯愿先妣平安康寧,不意十月廿四日午時,先妣上床時居然一滑,摔傷左腿。時父親在樓下,電話不能通,疼痛二時許,父歸來,與茂庭、居穎急送縣醫院。左腿骨折,急需住院手術。斟酌再三,決定靖遠手術。時余正會寧下鄉,聞之甚憂,奈于率十四五人,不能脫,幸居穎醫院工作,諸弟妹亦在身邊,乃于第三日事畢,繞道靖遠,母已入手術室手術,至中午一時始出手術室,穿鋼釬,骨架以恒。重癥監護,臥床治療,諸弟妹守護料理。月余方出院。母曰:先時客有謂吾年內有一難,正待告爾等,擇日療之,不期已至矣。前時夜間,明里明白,像你姐叫門,應之來了,推你父開門,竟同夢話。亦念之切也。人間至愛蓋莫大于情也。此后數月,父親照料,備至艱難,而母常忍疼痛,寬慰吾等。自在病中,三天兩頭電話與我,詢余腳痛如何,痛風好無,囑我戒酒,早回。蓋此時也,余又突發痛風,右腳腫脹疼痛,幾不能行,母常有電話,切切過詢。有鑒于此,余兄妹商議請雇工協理,父母俱反對,堅持不準。春節,余攜孫等返家,母欣喜之極,載言載笑,撫孫弄曾,一堂融融,“門迎福祿度佳節,竹報平安欣老萊”。不甚歡樂,詩以記之。

  戊戌夏,腿疾漸愈,父親暨我們兄妹子侄或扶至樓下,或推至鹿鳴園、會州廣場、黃河岸邊曬太陽,看風情,正暗自高興,不意頑疾復發,五月廿五日入靖遠縣人民醫院治療,六月十二日出院,甫一周,高燒、昏迷、腹水,六月十八急送白銀第一人民醫院治療,輸液、吸氧,抽水、引流、開塞、補養,折騰異常,先妣忍常人難忍之痛苦,強持配合,笑慰我們。然仍時輕時重,效果不佳。友人建議請“外科”把脈,余兄妹驅車二百多公里,請外科治療,數日,仍時輕時重。是時,恰德國專家來訪,延請診斷,望觸叩聽,百計莫出。六月廿九日,主治大夫約談,告之曰:先妣肝昏迷二次,腹水不消,心力衰竭,已盡全力,唯有減輕疼痛。大限將至,回天無力。要我們尊重生命,因勢順變,盡孝盡心。聞之凄然,實無法相信。穎弟翠妹又與蘭州專家咨詢,不得已報告父親商諸兄妹轉靖遠盡孝。當日送回靖遠,報告姑舅、至親兄弟。此時,靖遠雷雨交加,山洪頻發,三弟職系之故,常星夜督察,先妣叨嘮不要去河沿。我往探視,輒云發雨天,要我早回。

  七月十四出院,接送至四弟發庭三臺九原家中休息、治療。四弟一家勞心勞力,兄妹們常來常往,洗頭洗腳,推出推進,曬太陽,接地氣,扶持鍛煉。月余,居然大愈,甩掉扶手,衛生自理,余等釋然。方憶“外科”有云:五湖四海任君行,高掛帆篷自在撐。若得順風隨即至,滿船寶貝喜盈門。解曰:自在悠遠,不須著力,才祿重重,無不欣美。順風撐船,皆順大吉。家宅利,自身吉。哲者之言信不污也。心中念念,唯祈平安。

  戊戌立冬,接連飛雪,瑞氣爛漫,正宜頤養,方期天憐,共躋春臺。不意,小雪將至,忽又氨高,渾身疼痛,煩躁不安,輸液體、補蛋白,收效甚微。不數日,已不能起,扶手無力,痛苦呼號唯媽呀、爸啊、林玉,養心不斷,甚是凄楚。十月十日又昏迷,十一日已不能進食,請教大夫,回春無術。執手相望,惺惺相惜。方待會診,而母竟撒手人寰,閉上了眼睛,久病的臉上,展現出一絲幸福的笑容。千呼萬喚,已不能言。痛淚兩行,涔涔流溢。生命之脆弱、人生之無奈痛襲心頭。時二零一八年歲次戊戌十月十三日凌晨四時也。享年八十歲。當是時也,孤燈一盞,舉目親別,兩手空空,寸心欲碎,綿綿此恨,曷其有極?嗚呼,染之不積則不觀其色,行之不積則人不信其事。若先妣者可謂善積而能必人之信矣。先妣一生畏天循分,安土敦仁,必當壽以天年矣。何其不壽?天不假年。嗚呼,世間無常,無有牢固,恩愛合會,其誰得久?冥冥之中,其有定數?造物面前,人類渺極。嗚呼,痛哉!今則仙逝,泣血涕淚,追惟一二,仿佛如昨,余則茫然矣。世乃有無母之人,天乎?痛哉!欲報至德,昊天罔極。

  嗚呼,哀哉!

  卜于戊戌十月十六日家祭,次日七時發引,九時安葬于劉川南山嶺畔新塋,坤山艮兼未山丑向。懷抱一顆印,青龍馱背襯。千秋兆吉祥,九族遂時順。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河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