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11选5走势图

一個人的精神伴侶

  李白經常提及魯仲連,既贊揚他“義不帝秦”的英杰之氣,又欽佩他拒收千金的豪爽之風,于是屢屢發出“拂衣可同調”“可以躡清芬”的追慕之思;杜甫則是多次寫到諸葛亮,仰慕他的卓越功勛,欣賞他的崇高威望,追思他的完美人格。這些成為后世人們崇拜對象的詩人同樣也有自己崇拜的對象,而深味這些對象的特點,則能窺見詩人的志向、抱負、情操和追求,這已是人們的共識,自不待言。

  那么,作為山水田園代表人物的王維將古代什么樣的人物作為他仰慕的對象呢?閱讀王維的詩作,會發現他提到的人物很多,而這些人物毫無疑問地帶上了一些共通之處。條分縷析,略舉幾例:

  王君公,后漢人,他遭逢亂世,于是隱于市井,作賣牛的中人,他這個中人做得極為高明,富于個性,口不言二價,因為他賣牛成交的處所在墻根東面,所以時人將他稱作“避世墻東王君公”。

  韓伯休,也是東漢人,他經常到山中采藥,然后拿到長安市上去賣,這樣一直堅持了三十多年,不講二價。有一天有一個女子來向他買藥,他不還價,女子生氣地說:“您難道是韓伯休?哪能不講二價!”韓伯休聽了后嘆息道:“我本想逃名,現在連小女子也知道我了,那還賣什么藥啊。”于是就跑到灞陵山中隱藏了起來。

  陳仲子,是齊國人,他的哥哥陳戴做齊卿,食祿萬鐘,陳仲子認為不義,就帶著妻子逃往楚國,住在於陵,自號於陵仲子;楚王聽說他很賢德,派人來聘他為相,他不干,就逃往別處替人灌園去了。

  尚平,東漢高士,隱居不仕,等到把兒女婚嫁的事情辦完之后,就和友人北海禽慶游五岳名山去了,后來不知其所終。

  王維博學多才,廣覽儒道釋諸經典,故而此外,他還寫到了《論語》中的楚狂,《史記》中的伯夷叔齊,晉代的陶淵明、孫登、阮籍、山濤等人,寫到這些人,毫無例外,與以上例子一致,都與他們的歸隱生活相關。哪怕是提到在我們眼里功成名就的司馬相如、張衡、謝靈運、王徽之諸人,也不提他們是如何建功立業、取名當世的,而或者著眼于他們抒發避世情懷的作品,或者鐘情于他們曾經無事閑居的地方,或者專注于他們蕭散自在的出行。閱讀王維的詩歌,你不可避免地要面對這些人,面對這些人的精神世界,從而透過他們的行事處世來窺探王維本人的心志和情趣所在。

  如果說李白稱頌魯仲連目的是追尋一種“欲回天地入扁舟”的處世之道,杜甫效慕諸葛亮重在表達自己“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的崇高志向的話,那么,王維對以上諸人的仰慕和推崇,則在于傾心于一種生活方式。在這種方式里,沒有功名利祿,沒有世事紛擾,沒有仕途險惡,沒有陰謀算計,有的是空山鳥語的空寂、無人過問的安適、恬然自足的雅靜,是一顆淡泊而寧靜的心在那兒如月照澄塘般靜靜沉淀。王維始終覺得,只有這樣的境界,才是他所應該尋找和追求的,而這樣的境界卻離他不遠,他只要下定決心邁過那道讀書人從一開始搞學問就面臨的門檻,就能實現。

  所以,這樣一種情況就較為明顯地出現在他的追索的路上了:凡是提到這些人,大都是在他正式歸隱之前。這些人的存在對于他精神的世界有著無與倫比的價值:他們是安慰,在他在另一種生活里奔波流離的時候;他們是召喚,在他感到厭倦和疲憊于世事的時候;他們是榜樣,在他還想著繼續在仕途上有所登進的時候;他們更多的,則是一種樣式,這種樣式符合他的訴求,適宜他的稟性,王維在將他們當作伴侶的那一刻,生發于內心的,往往是猶豫,是矛盾,于是,他們的存在就成為他意念的強化,一次次的強化,才有了一次次的自責、懊悔、反省和沉思,而當這種力量足夠強大的時候,他毅然地走向了終南山,走向了輞川。從此,“不衣文采……,別漲竹洲花塢,與道友裴迪,浮舟往來,彈琴賦詩,嘯詠終日”。他因為忠于自己的心性和靈魂,而最終找到了自己的最佳的棲息地。

  如此來看,一個人的精神伴侶的存在是極為重要的,他們最初的出現,大概還是朦朧而抽象的,因為在那一時期,你對自己的認知是模糊的,你既不知道你真正需求什么,也不知道你人生的方向。但不期而然地,他們還是會在一定的時期浮現在你的面前——有時候就是你自己,也搞不清為什么是那個人,而不是另外一個。倘若仔細地辨別一下,你又覺得那是當然的,因為他最符合你的目標和祈愿。在那一瞬間,你會不由自主地感激歷史——它足夠漫長,漫長得居然在很早以前就有那么一顆心靈與你發生了共鳴;它足夠豐富,豐富得你竟然可以輕易地就找見了那么幾個與你志趣相投、性情相合的人,從此,像一句詩喚醒了記憶,像一首歌見證了過往,像一片雪拉回了昨日,像一根棹劃破了時間,你不再孤獨,因為沿著他們的精神歷程,你找到了屬于自己的遠方。

  因此,一個人應該具備最起碼的歷史感,你的歷史感會給你提供一個時空的坐標,而有了坐標的人,不會被光怪陸離的現實拐賣。唯其如此,也才能最終擁有屬于自己的心靈世界。還是王維,他歸隱之后,就不再怎么提及那些“偶像”了,原因很簡單,他與他們同化了,他過上了他們曾經的生活并且體味到他們曾經的體味。這樣,他的日子才真正變成了自己的日子,不刻意于王君公、韓伯休,不著意于陳仲子、尚平,他成了王維,時光的河流中唯一的王維……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河南11选5走势图 山东福彩群英会走势 中大乐透的开奖直播 重庆时时彩经验分享 mg4355一站 大星彩票35选七走势图 七乐彩坐标连走势图2元网 通比牛牛官方下载 快乐十分奖金对照表 海南岛租自行车 pk10杀1码软件